酷博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酷博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7-15 04:10: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峰期移动拉伸围栏导流更灵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0年前后,北京地铁客运量逐年快速攀升,许多地铁车站不得不启用导流围栏来控制人流的短时间聚集。也就是从那时开始,北京众多热门地铁车站地面站亭外、安检口前、换乘通道里,都摆放起了一道道“迷宫”样的导流围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换乘路线现在只需走20多米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讯 近日,北京地铁拆除车站内非必要导流围栏,截至目前,已对车站内硬质导流围栏梳理、排查20008米,累计拆除硬质导流围栏12280米,其中优化更换为软质导流带3730米。地铁公司后续还将陆续更换导流围栏5296米。作为替代,在高峰时段将采用软质导流围栏,并根据客流情况及时启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拆除限流围栏后,不必再走S形路线,乘客可直达换乘口。记者走了一趟,换乘仅不到一分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环球网报道 继本月初香港前“港独”组织“香港众志”的罗冠聪承认已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前离开香港后,13日晚,罗冠聪在推特发文,自曝已乘坐夜间航班起飞前往英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罗冠聪在推特发文,自曝已乘坐夜间航班逃往伦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记者注意到,乘客换乘步行路程总共不超过30米,但在拆除护栏前,乘客必须要在站厅的导流围栏区域内绕上一百多米,花费3分钟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芍药居站是地铁10号线和13号线换乘站。此前,在两线换乘的连接通道出口,到达10号线站厅后,一排60多米长、一米多高的金属围栏将站厅隔开。乘客从13号线方向走入10号线站厅后,无法直接走下站台,而是要走一个S形的通道“绕一圈”,由此需要多步行近百米距离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当日新增治愈出院病例26例,解除医学观察的密切接触者508人,重症病例与前一日持平。